首页玄幻 → 与魔

与魔

作者:夜色落下八秒 类型:玄幻 状态:完本 字数:29万
有人喜欢袖中藏伞而伞骨当作剑,有人喜欢青楼之中唱诗歌,负心也痴情。有人喜欢倒着说话和看书,有人喜欢系着红线放纸鸢。......他们说,这皆是修行。(ps:长期乞讨,求推荐票)(ps:如果喜欢,恳请收藏养肥)(ps:本书没有群,因为作者和井九一样懒)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精彩内容预览

大家好,今天为读者朋友们推荐的小说名字叫《与魔》,是著名网络作家“夜色落下八秒”的作品,属于玄幻类型的小说,喜欢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这本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29万字,小说标签是“”,讲述的内容为“有人喜欢袖中藏伞而伞骨当作剑,有人喜欢青楼之中唱诗歌,负心也痴情。有人喜欢倒着说话和看书,有人喜欢系着红线放纸鸢。......他们说,这皆是修行。(ps:长期乞讨,求推荐票)(ps:如果喜欢,恳请收藏养肥)(ps:本书没有群,因为作者和井九一样懒)”。

精彩章节预览

入夜。

陈家的小院之中。

陈泥抱着装着轻容纱的木盒心满意足地睡去了,而陈曳一个人却静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想着白日里在扶人客栈时徐三说的那些话,心情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凶物,魔,雪魔。无论哪一种称呼都代表着它们凶险嗜杀的性格,对寻常人的危害。

而以它们的生命力,防御来说,也唯有修行人才能对它们造成伤害。

没有人知道它们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大雪原上到底有多少雪魔。

唯一知道的就是,它们会在每年入冬之后向拒北城袭来,而到那个时候,也就是城里的修行人前赴后继在生死之间战斗的时刻。

陈曳的养父母便是死在了那个时候,死在了茫茫的大雪原上。

他依然还清楚记得在那年的那个夜晚,养父养母走之前对他说的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用功读书,考取功名,然后带着你妹妹往南去吧。”

当时陈曳不懂这句话,现在他懂了,甚至于他想到了更多。

也许有一天拒北城外再也拦不住那些凶物,也许有一天春花灿烂漫山开的南方也会出现这些凶物,也许......

南下吗?陈曳心里叹了一口气,犹豫不定。

而这一夜,拒北城又下起了大雪。

......

......

“听说了吗?南面那边死人了。”

“是在四读巷那边吧,听说好像是被烧死的,还是一个小伙子,没想到年纪轻轻就寻短见。”

“唉,谁说不是呢。”

第二天清晨,当陈曳还在小院之中扫雪的时候,院外的小巷里却突然传来了两人的对话。

陈曳停下了手中的扫帚,心里却是觉得有些奇怪。

自寻短见然后用火把自己烧死了吗?

如果说真的想不开的话,那么为什么不上吊呢?

想到这里,他突然对于那个死人产生了一丝兴趣。

可能是因为拒北城从来都没出现过用火来自寻短见的人。

只是对于陈曳来说,他并不太相信有人会用这样的手段来自杀。

四读巷虽然是位于拒北城的南面,但其实距离陈家所在的北巷并不算太远。

陈曳不过用了半柱香的功夫便已经赶到了四读巷,而在他赶到的时候,巷子里已然围起了不少人。

巷子最深处一间小院外,一具已然烧的焦黑的尸体正横趟在地上。

四周还都是堆起来的雪,应该是暂时被挪到了巷子里,城主府里的几位士兵正在清扫院子里的痕迹,烧焦的味道依旧有些刺鼻,而在尸体的旁边,陈曳还看到了一位意料之外的人,徐三。

“徐三大哥,没想到你也来了啊。”

挤到徐三身后,陈曳有些疑惑的说道。

毕竟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此时最需要关注的应该还是北城门外的那片茫茫大雪原吧。

正观察着尸体的徐三听到这句话后就转过了头来,待看到是陈曳之后,他皱着的眉头也是轻舒了下来,轻笑道:

“心中有些疑惑,所以过来看看,倒是你这个三中解元的人居然也来了。”

“我也和徐三大哥你一样,心里有些疑惑。”

陈曳嘴上说着,双眼已经开始打量起了地上躺着的那具焦尸。

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尸体除了右手摊开的手掌那部分之外,其余地方几乎都已经被烧成了焦炭,连面容都已经看不清了,烧焦的味道还令人有些作呕。

“徐三哥,他是死在院子里的吗?”陈曳出声问道。

“不,他是烧死在屋里的。”徐三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

“我来的时候正好衙役们把他从屋里抬了出来,听衙役说这个小院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住,咱们进小院看看吧。”

陈曳点了点头,随后和徐三一起进入了小院。

小院不算宽阔,院里的雪埋得足足有一尺之厚,几位城主府的士兵正在收拾屋内那些烧的漆黑的物件,准备一一送往城主府去。

“徐先生!”

“徐先生!”

看到了徐三之后,几位士兵都连忙恭敬称道。

很显然他们也知道徐三作为修行人的真正身份,所以话语之间十分小心翼翼。

“我们两人就是随便看看,你们继续收拾吧,不用管我们。”徐三一摆手说道。

“是!”士兵们连连应道。

果然修行者的身份无论走到哪都受到万人敬仰啊!

陈曳心中一边想着,一边继续打量着这不大的小屋之内。

石砖砌成的床也已经烧的炭黑,屋内的木桌木椅也已经烧的只剩下一小截而已,其余的东西基本都算是烧成了灰,煤炭烧完后的残渣倒还依旧能辨认出。

城主府的士兵们收拾完那些烧的只剩残渣的东西之后,便带着那具尸体向城主府走去。

城主府里会有专门的仵作来验尸,毕竟对于拒北城来说,每年死去的人可不算少,清楚准确地知道每一个修行人的死因,便对后来人应付那些凶物多了一分保障。

“你有什么看法吗?”徐三突然问道。

“我觉得很奇怪。”陈曳点头道。

“是吗?”徐三有些好奇陈曳口中奇怪的地方。

眼前的这整间屋子几乎都已经烧成了灰,可以算是完全没有什么头绪。

“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有三个。”

“第一,为什么是用火?如果是寻短见的话,那么上吊或者是服毒应该是最快最省事也最没有痛苦的办法了吧。”

“第二,尸体。屋子里基本上算是烧的只剩下了灰,但是尸体却并没有烧到那种程度,再怎么想,他的身体也不可能比这些木石更耐烧。”

“第三,他的右手手掌是摊开的,如果是被火烧死的,那这样的痛苦应该是寻常人无法忍受的,这种情况下他的右手应该是握紧的状态才对。”

陈曳安静地说完之后,徐三随即也陷入了沉思?

这三点奇怪的地方细细分析的话确实便像陈曳所说。

只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想要完全注意到这三点却没那么容易。

“这么说,他应该是被人杀的。”徐三说道。

“对了,徐三哥,你心中的疑惑又是什么?”

陈曳突然想到了刚刚在四读巷子里时,徐三对他说的那句话,他也是因为心中有些疑惑所以才来看看的。

“我吗?”

“我是因为他死于火所以才来的。”

“因为他死于火?”陈曳更加不解,这个原因就是徐三心中的疑惑?

“这是因为我的功法和能力所致,只要我愿意我便能够借助大雪,看到拒北城内外方圆十里每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徐三解释道。

“事实上因为大雪原的缘故,我虽然没有刻意观察拒北城,但是如果说城里有人自焚的话我应当不会没注意到,毕竟就算他再怎么紧闭门窗,火烧的气息和热量却是关不住的。”

“但是,我也是直到今天清晨才知道有人被火烧死,因此心中有些疑惑才想要过来这里看看。”

“再结合上你之前说的那三点奇怪的地方,恐怕……”

徐三眉头紧皱,突然沉默了起来,这其中的沉重意味即便陈曳他并不是修行人也已经感受到了。

恐怕......他是死于修行人!

......

……

展开
《与魔》全部章节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