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 → 玉锁清魂

玉锁清魂

作者:一冉素心 类型:言情 状态:完本 字数:48万
从沉入血池的那一刻,几百年的孤寂成就了它的邪魅。那一夜辗转承恩,他的一时兴起改变了她的一生。感受着血尽之后的畅然,手中玉玦浸透,她唇角勾起一抹冷艳,重生如玉,从今日起,我便是你,令狐沉玉......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精彩内容预览

今天就为大家推荐这本说名字叫《玉锁清魂》,是著名网络作家“一冉素心”的作品,属于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这本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48万字,小说标签是“轻松,皇后”,主要讲述的内容为“从沉入血池的那一刻,几百年的孤寂成就了它的邪魅。那一夜辗转承恩,他的一时兴起改变了她的一生。感受着血尽之后的畅然,手中玉玦浸透,她唇角勾起一抹冷艳,重生如玉,从今日起,我便是你,令狐沉玉......”。

精彩章节预览

靖国公府,靖国公令狐弘面色铁青地端坐堂前,地上茶盏摔了一地,下人们站立在一旁噤若寒蝉,唯有令狐沉玉,很是固执地仰着头,溅起的茶盏碎片划破了她的前额,微微渗出血迹。

“来人。”靖国公拍案而起:“取家法。”

后湖凉亭,夫人元氏正由妾室张氏陪着下棋,张氏乃元氏当年初入靖国公府时的陪嫁丫头,因着细心周到,举止得体,后被元氏推荐给令狐弘为妾,对元氏一贯恭敬。

“昨日老爷进宫,带了月儿?”元氏落下一子,目光落在棋盘上。

“是。”张氏低眉敛容道:“皇后广征天下乐师,听闻月儿擅琴,故而宣其入宫弹奏一曲。”

“月儿倒是多才多艺,不像玉儿。”元氏眸光扫一眼对面正襟危坐的张氏:“整日里无所事事,尽知道瞎胡闹。”

张氏微怔,转而温婉道:“夫人说笑了,大小姐天资聪颖,福慧双修,岂是月儿这一点粗浅之技所能比拟的。”说着张氏落下一子笑看向元氏:“太子娶妃在即,皇后此举想必亦是为了太子与太子妃的大喜之日选定喜乐,月儿沾得大小姐福气能入宫弹上一曲,期盼能为大小姐出嫁略尽绵力。”

元氏闻言只是淡淡一笑,手中的棋子玩转反复却未落下:“月儿想来也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吧,不知妹妹心中可有心仪的人选?”

张氏愣住,目光惶惑地看向元氏:“妹妹孤陋寡闻,比不得姐姐见多识广,月儿的终身大事还凭姐姐做主。”

元氏不觉抬眉,棋子幽幽落下:“你这个娘亲倒是做的轻松,责任甩的一干二净,徒得清闲。”

“姐姐说的是,妹妹福气好,这么多年亏得姐姐照拂,让姐姐受累了。”张氏说着便从容起身,微笑着从婢女手中接过茶盏亲奉至元氏跟前,谦卑之色尽收眼底。

元氏接过,看向张氏的眸子展露一丝笑意:“妹妹的性子总是这般随和,月儿随了妹妹,温柔体贴,谁娶了她是谁的福气。”

“姐姐谬赞了,月儿能得姐姐栽培,亦是月儿的福气。”张氏恭敬垂眸道。

湖光山色之下,清风徐来,柳暗花明。

“母亲。”伴随着急切的一声,令狐月神色慌张地往这边跑来,一改往日的端庄得体,娴静婉转,跑的娇喘微微,雾鬓风鬟,倒是平添几分风韵。

张氏见状心中一沉,眉宇骤锁,目光不觉忐忑地看向元氏,元氏轻轻放下茶盏,眼中似笑非笑:“几日不见,月儿生的越发明艳动人了。”

“月儿失礼,是婢妾管教不当,还望夫人恕罪。”张氏说着便要跪下。

“起来吧。”元氏淡淡地扫一眼张氏,没有多言。

张氏忙躬身称谢,随即尴尬地立于一旁,待得令狐月走近便严声呵斥道:

“夫人跟前,如此冒失成何体统。”

令狐月怔住,因着亭柱遮挡了视线,再加上一时心急,她并未留意夫人亦在此,一时反倒失了心神,呆若木鸡。

张氏见状更是气急:“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给夫人请安?”

令狐月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收拾了心绪慌忙下拜道:“月儿给嫡母请安。”

元氏笑着看她一眼,“月儿跑的如此匆忙,可是有急事。”

令狐月闻言瞬间呆住,目光为难地落向一旁的张氏,张氏一愣,随即皱眉:“夫人问你话,你直说便是。”

“是。”令狐月心中一慌,只得小声应道,然后转向元氏:“方才月儿经过正堂,看到妹妹跪在地上,爹,爹爹说要取家法。”

“家法?”张氏闻言大惊失色,随即看向元氏:“夫人,这——”

元氏没有开口,手中的棋子悬于空中举棋未定,良久:

“尝尝家法也好。”元氏淡淡的一句听不出喜怒,目光深处却是看不见底的阴霾:“既然月儿来了,那便陪陪你娘亲吧,嫡母去瞧一瞧你那不成器的妹妹。”

令狐月面色一怔,来不及反应,赶忙匆匆行礼:“月儿恭送嫡母。”

待得元氏远去,张氏一敛方才的恭敬,面色陡沉地转向令狐月:

“你是怎么回事?平时也不见你如此冒失。”

“月儿知错。”见张氏动怒,令狐月随即低头:“许是见爹爹要动家法,月儿一时紧张,方才失了礼节。”

“紧张?”张氏狐疑地看她:“玉儿她怎么了?”

“她——”因着方才这一吓,令狐月反倒胆怯起来,看着张氏眼神闪躲,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她什么?”张氏瞧她说话吞吞吐吐,不觉有些微恼。

令狐月看着张氏越皱越紧的眉头,心中一急,索性豁出去了:“她要悔婚。”

“什么?”张氏闻言大惊,随即微调了口吻将周围的婢女遣开,而后将令狐月拽至一旁:“你别是听错了,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令狐月挣开张氏的手:“我说的都是事实,玉儿她根本就不喜欢太子。”

张氏眼神犹疑地打量着令狐月:“之前也没见她对这门亲事有何不满,怎会好端端的便要悔婚,可是她听闻了什么?”

令狐月被张氏看的心里一慌,随即目光转向别处强忍着惊乱掩饰道:“月儿不知。”

张氏看着令狐月,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月儿,看起来有些奇怪。

正堂内,管家贺虎捧来家法,是一条通体泛黑的铁鞭,令狐沉玉心中一凉,这铁鞭她见过,鞭长四尺,鞭把与爹爹平常随身佩戴的剑把相同,鞭身前细后粗,共为十三节,形如宝塔。

令狐弘接过铁鞭,目光冷冽,抬手便是一挥,只听得轰的一声乍响,身边的花架瞬间被拦腰截断,其上盆景砸碎一地。

令狐沉玉身子一颤,久跪的双腿已然失去了知觉,她虽知晓这铁鞭的来历,却不知道这铁鞭的厉害,令狐弘这一挥,不仅挥出了铁鞭的威力,更是间接地告诉了令狐沉玉,他的心意便如同这铁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元氏赶到的时候,正堂内已是一片狼藉,下人们跪了一地瑟瑟发抖,满屋的碎片,泥土,像是经过了一场暴风雨后的浩劫,遍地泥泞。

“娘——”见元氏赶到,令狐沉玉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眼神骤亮,扯了嗓子便喊:“爹爹要杀我。”

“你闭嘴。”元氏显然并没有理会令狐沉玉的求救,从地上捡起那株果实鲜红的虎刺走向令狐弘:“玉儿一贯爱惹事,老爷公务繁忙,又何故为她动气,倒是可怜这些果子,还未瓜熟蒂落便无辜遭此一劫。”

令狐沉玉瞪大了眼睛看向元氏,这个时候,她居然可怜这些倒霉的果子,她这个怀胎十月,瓜熟蒂落的女儿才是应该被她可怜的吧。

展开
《玉锁清魂》全部章节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