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 → 总裁的绝命爱人

总裁的绝命爱人

作者:七佚 类型:言情 状态:完本 字数:144万
程绾绾对程南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程南对程绾绾步步为营,阴谋算尽痛苦时,他说,“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绝望时,她说,“至此,我再不欠你的了,从此,我们一别两欢,”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精彩内容预览

欢迎大家关注伯乐小说网,这次为大家推荐的小说是《总裁的绝命爱人》,《总裁的绝命爱人》是作家“七佚”的小说作品,现在《总裁的绝命爱人》已经更新了144万字,栏目则属于现代言情类型,标签为“正剧,阔少,傲娇,一见钟情”,讲述的故事是“程绾绾对程南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程南对程绾绾步步为营,阴谋算尽痛苦时,他说,“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绝望时,她说,“至此,我再不欠你的了,从此,我们一别两欢,””。

精彩章节预览

“程总,莫总执意进来,我拦不住,”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李秘书一脸歉意的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看到来人和李秘书,程南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戒指揣进西装口袋里。

李秘书口中的莫毅琛是风成集团的副总之一,人设很神秘。

大家只知道他和程南是大学时期的好友,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好,是兄弟交情,程南刚入风成的时候,莫毅琛在他身后帮了他很多,后来程南彻底掌权的时候,莫毅琛便被提拔为副总,还不顾董事会的反对,硬是给了他5%的股份。

后来接管了风成在海外的公司和一切生意往来。

莫毅琛这个人呢,很有能力,但为人很冷漠,他的那种冷漠和程南的不同。

按照程绾绾的话来说,程南顶多算是对人比较疏离,喜欢和人之间保持相对友好的距离,不善交际也不喜欢交际。

而莫毅琛的冷漠,则是渗进骨子里的,透过眼神,表达的淋漓尽致,而且不管程绾绾什么时候见到这个男人,在哪种场合,她都会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对社会有一定的报复心理,都会下意识的想要躲远一点。

风成的员工都说,得罪了程总顶多辞个职丢份工作,得罪了莫总那可的换个专业准备后事寻个别的行当了。

值得幸运的是,这位莫副总,一直都呆在国外,管理着国外的公司,所以还好还好。

程南下意识的那一动作,自然被莫毅琛抓获眼里,如果没有看错,那是个戒指盒。

他是打算求婚吗?所以才召开了今天下午的发布会?所以他一点也不在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难道也不在意......

“我和程总有话要说,”

莫毅琛话是对身旁的李秘书说的,可眼睛确实盯着程南看的。

“你去忙自己的事,先出去吧。”

程南对李秘书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好的,程总。”

第五章莫毅琛的算计

李秘书收到指示后就打算走了,反正不管什么时候,每次莫总大闯总裁办公室肯定都是大事,而且程总每次都是不会生气的,而且每次都是不许人打扰的,这样的情况只限于程绾绾小姐和莫毅琛副总。

李秘书马上要关上门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马上就要开始的发布会,又想着莫总那架势,估计这个时候莫总上门,不会是有什么变故吧,这莫总虽然没有特地提过,可总感觉莫总和程小姐之间不是很友好,这当然也只是李秘书的猜测,因为莫总对谁都不是很友好的。

但还是开口提醒了一下。

“程总,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

然后李秘书就关门出去了。

想想自己的担心也是多余。

再说了,不还是有程总吗,毕竟程总对程小姐还是很上心,自己想多了而已。

李秘书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又看了眼自己的办公桌上堆得乱七八糟的文件资料,摇摇头就去忙自己的事了,不用担心不用担心的,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怎么来了,”

程南看来了这个突然闯入的男人一眼,转身走向了落地窗前,背对着那个男人。

“你还问我怎么来了?!我不来,由着你闹吗?!”

莫毅琛显然没有程南那般淡定了。

莫毅琛一个月前就秘密回国了,秘密接洽美国方面融资的客户流。

好不容易,把人搞定了。

结果昨天接到底下的人打给他的电话,说是程总在签约时,收到了一条短信,一句话都没说,拿着手机开着车就走了,把对方客户晾在那里。

客户今天上午就要飞美国,他也没有什么表示,还是莫毅琛亲自去机场送到人家,还特地赔礼道了歉,但依然也没有挽回来什么。

这个单子,这笔合同,他们风成谈了很久,也准备了很久,现在说黄就黄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还有董事会那里要如何交代。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程南倒是一脸的淡然,看着远处的被高楼遮挡的一部分风景。

真是可惜。

“程南,你疯了吗!昨天一句话都没有就临时中断会议,到现在一个解释一通电话也没有打过去!人家今天飞美国了,这是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合作!直接关乎到风成下半年的盈利!”

莫毅琛直接咆哮了起来,

“这也就算了,听说你取消了最近的所有行程,还打算召开发布会,是怎么个意思?打算替她澄清?!然后回家陪着你的女人,安慰她,告诉她不介意她被戴了绿帽?!”

莫毅琛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在来的路上,一直想着,这个男人真的是疯了。

如今看到了,还真的是疯了。

他在机场刚送走美国客户,还没从机场出来,就接到手下秘书打来的电话,说是程总要召开媒体发布会,还是以风成的名义,召开的,他在路上本来还只是想着,程南只是走个形式而已,毕竟程绾绾出了这么大的事,好歹也要给个解释,给媒体一个解释,给程绾绾身后的程氏一个面子。

可他刚才看到他揣进兜里的戒指,莫毅琛心想这个男人真的是要疯了,而且症状不轻呀。

程绾绾是谁,她是程树森的女儿呀!

“丢了就丢了,反正也是从程氏那抢来的,现在这样,两边都不占,倒也干净,”

程南淡淡的开口,倒显得莫毅琛有些竭嘶底里了。

他说的一点也没错,这本就是程氏原先谈到一半的客户,是风成半路暗地里截了胡,从程氏企业那里抢过来,目的是为了打压程氏。

程氏虽说是家族企业,在南城风风雨雨多年,可毕竟也老了,新型企业不断出现,程氏在大洪流下,总是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吃力,再加上,这些年,风成明里暗里的排挤打压,所以其实早就内外虚空了。

程南和莫毅琛知道这个单子,他们丢不起,所以才让人暗地里动了些手脚,把人抢了过来,这本就不光明磊落,程南知道莫毅琛这么做的时候,心里本就是不赞同的,可也没说什么,如今出了这桩事,大家都谈不成,倒也算是干净。

莫毅琛很显然没有想到程南会说出这样轻描淡写的话来,一时语塞,为了抢到这个客户,这笔单子,风成里里外外也耗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如今丢了,说到底,最亏的还是他们风成集团。

程南见莫毅琛没有说话,嘴角一扯,有些讽刺,薄唇轻启,

“你来同我抱怨这些做什么?难道不是你的杰作吗?”

转过身来,看着莫毅琛。

“什么?”

莫毅琛对着程南的目光,顿时有些心虚,说话也没了刚才的底气。

“难道不是你找人设计了绾绾,给我发的短信,又在蝶庄安排了那两个服务生,还大费周章的找了记者,闹出这些事,都是你的功劳,你不是还亲自去找了程树森,借着程绾绾的事,好让他松口,放了赵曼回国,现在气急败坏的跑到办公室来质问我,是为了什么?”

程南不缓不慢的说出这一番话来,看不出有什么情绪,让人看起来,好像真的只是在阐述一件事情的事实罢了,而这件事情,仿佛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

但足以让本就心虚的莫毅琛慌了心神,特别是对上他那双眼睛,

“你知道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程南笑了笑,让莫毅琛感到很不自在,吐出了两个字,

“刚刚,”

是的,就是刚刚,就在刚才,莫毅琛默认了他所做的一切。

其实程南并不知道,他只是猜测,毕竟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也太过迅速,时间安排的太接洽,所以程南根本来不及去仔细的落实。

所有的一切,都是程南隐隐的猜测。

昨天程南打出的那通电话,是给顾少卿的。警告的人,与其说是顾少卿,不如说是间接警告他背后指使的那个人。

很显然,莫毅琛很聪明的,知道怎么选人才最合适,也不会被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顾少卿和莫毅琛还有程南,这三个人之间的交情,外人是不知道的。

总以为他们之间没有过深的往来,其实不然。

顾少卿是南城有名的花花公子哥,顾家找了二十多年才找到的小公子。顾家有着军方的背景,顾少卿本是个不被人的私生子,只是可惜了顾家可能作孽太多,子嗣凋零,顾老的儿子和儿媳,车祸双双身亡的时候,车上还有他们刚出生的孩子。

所以,才给顾少卿钻了空子,成了顾家的小主人。

毕竟没有孩子寄托的时候,私生子也是子。

而顾少卿在成为顾家少爷的时候,和莫毅琛还有程南,有过过命的交情。

也是莫毅琛和程南帮着顾家人找到了顾少卿并且相认。

这之间环环相扣,互相利用。

程南昨天夜里在书房,仔细的想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

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顾少卿再怎么爱玩,也不会玩到程绾绾的头上,赔钱的买卖,何必去做。

除非不是他想做的。

就像程绾绾的第一反应一样,整个南城都知道程绾绾是程氏企业的千金,之前也说了程氏是家族企业,血脉很重要,程绾绾是程树森唯一的女儿,自然是程氏企业日后的继承人,而混这个圈子的大多都清楚,程绾绾是程南的女人,想来也没有哪个人有这个胆子做出这种不计后果的事情来。

而唯一有可能并有动机的,程南只能想到在恰好在国内的莫毅琛。

只是一直没有被证实,直到今天上午,在美国的人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赵曼买了机票要回国了,于是程南才真正的怀疑上了莫毅琛。

赵曼两年前被程树森送出国外留学,说是进修,不如说是被驱逐出国的,因为程树森不准她回国,一直在她身边安插了人手。

但是电话里他的人告诉他,赵曼买了回国的机票近期打算回南城,程南知道这只可能是程树森的指示,而能让程树森松口的,无非就是程绾绾或是程氏,两个的其中一个。

而目前,这个可能只能是因为程绾绾。

莫毅琛应该是在事情被报道出来之前就去找了程树森,虽然程南不知道,莫毅琛究竟对程树森说了什么,让程树森不得不相信他,并且为了程绾绾,他这个最心爱的女儿,这么轻易的放了赵曼回国。

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程氏那便一点动静都没有,连个电话都没有。

因为到现在为止,所有人都明白了,而不清楚的只有程绾绾一个人。

而程绾绾也永远不会知道,因为这些人都会因为各自的原因和理由,好好的瞒着她。

程南也知道莫毅琛做事情的手段,既然做了别人事后想查肯定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他只能通过套他的话,让他自己承认,如果他们之间还有信任与感情,就不会骗他。

程南看着莫毅琛,这个他从小长大的伙伴,这个一直陪着他的兄弟,实在无法想象,他会把手伸到程绾绾的身上,伸到他的绾绾的头上。

简直该死!

“我,程南,我做这些,”

程南开口打断了莫毅琛的话,

“我不想知道,只是希望莫总能够明白,我不追究,并不表示你的棋下的很好,这些事,我不希望绾绾知道,你明白吗?”

程南说话的时候,眼睛不经意间的瞥了几眼办公桌上摆放着的相框。

那个女孩的笑容,暖化了他的心,曾经现在甚至未来,他都希望能够好好守护这份笑容,哪怕做好要放弃一切的准备。

她拯救了他,将他带出黑暗,而他不忍心,让他的明珠,蒙了灰尘。

程南不想让程绾绾知道,所以才打算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程氏让程绾绾都能够安心,能够暂且的满意,对程绾绾的诋毁也能不攻自破,让谣言随风而逝,毕竟马上头版头条都会是程氏和风成强强联姻的消息,这显然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

而且对程氏来说,和风成联姻的消息一旦传开,程氏如今下跌的股价,总是能短期内回上来一点的,也不算亏了去。

这场闹剧总要有个人来善后吧。

莫毅琛顺着程南的眼神看向相框里的那个笑容明媚的女人。

这就是程绾绾,永远都能笑得那么开心,无时无刻,不管真心假意,不管对着谁,在莫毅琛的印象中,她总是能笑着那么开心,那么灿烂,即使是假笑,也让人挑不出错来。

是啊,她是程绾绾,从小被人捧着,呵护着,天不怕地不怕,拥有着所有人都羡慕的一切,不曾受过一丁点的伤害,不曾体会过这世间的悲苦,当然能够笑得开心。

这就是莫毅琛最恨的地方,凭什么!究竟是凭什么!

她总是这样装作天真灿烂的样子,诱惑着身边的人无条件的对她好,是她夺走了赵曼的一切,是他们程家夺走了莫家和程家的一切,是他们毁了他们。

每当想到这里,莫毅琛本就冷漠的双眼便又多了几分寒意,

“让她知道又能怎样!怕她和你分手!怕她离开你!那我巴不得她现在就知道!”

“毅琛,你该晓得,我这个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到那时,别怪我不念及兄弟情分。”

程南此时也毫不示弱。

莫毅琛为了报仇,做什么都可以,那是他们程家活该,是他程树森自己做的孽,种下的果,不管莫毅琛做什么,程南都可以接受。

因为里面也有他的仇恨。

但是对程绾绾,不行,绝对不行。

她那样的美好骄傲,不谙世事,不能因为认识了她,就卷入这样的黑暗中来。

这样的痛苦,那样的无边无际的黑暗与赶不走的噩梦,他程南受过一次,就足够了。

他不想让程绾绾也经历。

只是程南忘了,程绾绾她也姓程,虽然是和你同一个程,确是你最恨的程家人的程,你又怎么能够乞求,程绾绾不受到丁点伤害呢,真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输给谁。

展开
《总裁的绝命爱人》全部章节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