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 → 一战惊九霄

一战惊九霄

作者:夜雨闻铃0 类型:玄幻 状态:完本 字数:158万
——半颜回首执天戟,以吾龙血诛万逆。——半生荒唐,余生有你才安好。某日,一男一女立于山头,微风吹来,撩动几丝秀发,这时候女突然转头,追忆问道:你有弟弟吗?男愣了愣,眼神晃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答道:当然有。女:多大了?男眉头一皱,奇怪的看向女,狐疑道:真想知道?女:当然。男还是在犹豫,不过当他看到女那渴望的表情,顿时心软,随后双手负于身后道:十八厘米吧。听到这个回答,女也是一愣,不过反应却是极快,一反常态舔了舔舌头妩媚道:我不信!除非让我口算。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精彩内容预览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作者“夜雨闻铃0”的小说名叫《一战惊九霄》,是玄幻类型的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158万字,小说非常精彩,小编亲测!小说标签为“热血,杀手,练功流,龙”,讲述的内容是“——半颜回首执天戟,以吾龙血诛万逆。——半生荒唐,余生有你才安好。某日,一男一女立于山头,微风吹来,撩动几丝秀发,这时候女突然转头,追忆问道:你有弟弟吗?男愣了愣,眼神晃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答道:当然有。女:多大了?男眉头一皱,奇怪的看向女,狐疑道:真想知道?女:当然。男还是在犹豫,不过当他看到女那渴望的表情,顿时心软,随后双手负于身后道:十八厘米吧。听到这个回答,女也是一愣,不过反应却是极快,一反常态舔了舔舌头妩媚道:我不信!除非让我口算。”。

精彩章节预览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被一拳轰下台的余生犹如毛虫一般蜷缩在地上,周围的人渐渐的靠了过来,看着地上不断抽搐蜷缩的余生,不知该怎么办。

而其中很多在青炎余家身上下重注的赌徒们却是红了眼,随着余生的下台,那也代表着青炎余家的失败,这些赌徒这次可以说是血本无归了。

“***,一个拓体八重,一个战修一重,老子怎么会去相信一个拓体八重的废物,我一百金币啊,全部的家产啊!!”

“老子是瞎了眼,才会选择这个下三流的家族。”

“草!这个月所有的工钱又输掉了,余生这个废物,看他之前的比赛还以为多厉害,到头来竟然连陈烬一拳都接不住,狗屁青炎余家,狗屁余生,老子再也不去你们的坊市买东西了,通通去死吧。”

“对,大家都别去余家的坊市买东西,让他们去死!”

........

在场之人知道青炎余家以及输掉,但是当着余家的面也不敢太过放肆,不过有些脾气爆的却已经直接骂娘了,一时间让青炎余家的人十分的尴尬。

一双双仇视的双眼死盯着倒地的余生,恨不得将余生直接踩死。

押注在青炎余家战队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因为人数少,所以青炎余家的赔率极高,而有些人倾家荡产的押注,随着青炎余家的失败,他们压的注自然也是血本无归。

此刻,人群中,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嘟嘟囔囔开骂了,明显非常不满今天的结果,若不是青炎余家的赔率太高,他们是不会想去以小博大的。

本来在雅楼中观赛的余宏,余江此时直接从二楼一步跃下,朝着余生这边疯狂袭来,对于余宏来说,这可是他们青炎余家崛起的希望。

而对于余江来说,余生是他的独子,看着余生重伤倒地,余江心都撕裂了一般,焦急万分。

直接将围观的人群拨开,余江首先来到余生身旁,一下子将蜷缩在地的余生抱起,然后呼唤道:“生儿,醒醒,现在感觉怎么样?哪儿伤着了?”

余江的身体带着颤抖,非常急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很难想象已经不惑之年的他此刻语气竟然带着浓浓的哭腔。

“咳咳……。”之前倒地之后差点晕厥过去的余生艰难睁眼,看到是自己的父亲,随即张开嘴巴,干咳了几下,痛苦让余生的五官都扭在了一起,支吾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可见伤的不起。

这一拳,陈烬是罩准了余生的要害打,明显要直接杀掉余生,轰在了余生的心脏位置。

“让开,我来看看。”

在余江大气不敢出,浑身战栗的时候,余宏从背后赶到,来到余生的另一边蹲下,将余生的手腕拿起,帮余生把脉,想要摸一摸余生伤势如何。

嘶~

闭着眼睛审了审余生的伤势,余宏眉头深深皱起,发出长长的冷气声。

“胸骨断裂,内出血眼中甚至造成淤血累积,陈烬,你是想杀了余生吗!?”余宏查清伤势后怒不可竭,牙齿紧咬,轰然转身,一手指向武台之上的陈烬,浑身元力四起。

超强的气势一下子便将陈烬震慑的倒退了几步,不过就在陈烬退到第三步的时候,陈烬背后一只手突然出现支撑住了陈烬继续倒退的身体。

“余宏,你堂堂一个战将修为前辈,更是一家之主,当着大庭广众的面欺负一个后辈,恐怕有失身份吧?”

这出现之人正是陈烬的父亲,陈鼎天,前一天两人便在余家明争暗斗了一番,此时余生被陈烬直接打下武台,陈鼎天十分的得意。

“陈鼎天!”看到陈鼎天得意洋洋的模样,余宏更是生气,直接指着对方,然后怒斥道:“竟然对余生使用战技!你们陈家分明是想毁掉余生,如此恶毒,令人发指。”

“余宏,这可是楚阳城大选,既然要舞刀弄枪,那就免不了磕磕碰碰,余生自己技不如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着我吠?”

陈鼎天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开始嘲讽余宏,看余宏还想反驳,陈鼎天再次打断对方:“别忘了。昨日你余生也对我家凡儿说过同样的话,凡儿昨天受的伤,现在还没好呢!”

“荒谬!昨日余生对陈凡处处留情,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根本没有伤着要害。可刚才陈烬对余生使用战技,余生现在浑身冰冷,伤势严重,就算痊愈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难道...这还不算阴毒吗?”

在陈鼎天咄咄逼人的时候,余江突然出现在余宏的身旁,经过刚才的查探,他已经大概了解余生的伤势了,非常严重!

被一个战技正面击中,而且从那么高的武台上跌下,余江实在是不敢想以后余生要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自己技不如人便不要出来丢人现眼,就算你家余生从此一蹶不振,甚至长睡不起,那不也不关我家烬儿的事,这就是比赛,莫非你不清楚比赛规则?”陈鼎天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口咬定余生技不如人,让余江十分难受。

“你!!”被对方说的话气着了,余江也有些气血上涌,指着对方,久久无法言语。

余江本就不善言辞,平时和自己儿子余生都没有几句话,此刻哪里能够找出更多的话来为自己儿子报仇。

几番憋屈,余江双拳紧握,全身颤抖,眼神如狼,看了一眼陈烬,就要冲上去帮余生报仇。

“老三!别冲动。”

看到余江就要失控,余宏一下子将余江拉了回来,然后叮嘱之后,怒视陈鼎天。

陈鼎天则是抱着双臂,仰着头颅,鼻孔冲着余宏,抖着腿,嘴角邪笑,十分的轻佻得意。

“余生哥!!”

晕厥的余婉儿也是苏醒过来,不顾自己晕晕的头,立刻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余生,急忙冲了过去。

“余生哥,醒醒啊!呜呜...”

余婉儿摇着余生,梨花带雨,将青春可爱的面容照映的楚楚可怜,凄凉的哭声更是让周围不少围观群众心都揪起来了。

余婉儿的哭声将激动的余江吸引了过去,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儿子晕厥了过去,余江立即回退,来到余生身旁,看着余生:“儿子,醒醒。”

随即余江将手指放到余生的鼻孔前,探知到还有气之后,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

这时候余宏也已经来到余生身旁,看着余江以及余家大长老二长老:“我和老三先将余生抬回去,你们两个赶紧去将楚阳城最好的医师请过来,不惜代价也要请过来。”

余宏怕这是陈家早就预谋好的,所以才补了最后一句,不惜代价也要请过来,就怕最好的医师被陈鼎天收买了。

“是,族长。”

两人应了一声,然后匆忙出走,去找寻医师。

余宏则是看了一眼陈鼎天,大袖一甩,与余江一起抱着余生朝着余家赶。

待到青炎余家的人消失之后,整个场面才开始爆发出激烈的讨论之声。

余犷站在原地,看着离去的余生,眼神并没有什么波澜,他没有受伤,甚至可以说完好无损,盯着余家消失的方向,余犷没来由道:“你终于无法在掩盖我的光芒了。”

“烬儿,下手的力度怎么样?余生还有救吗?”武台之上,趾高气扬的陈鼎天看着陈烬,小声的问道。

对于陈鼎天来说,若是余生照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青炎余家和贺家的联姻只是时间问题,若是真让青炎余家联姻,以后他楚阳城陈家的地位恐怕不保。

“放心吧,爹,那可是我最强的一个战技,别说修炼了,他余生以后想当个普通人都难。”陈烬同样看着余生离去的方向,非常自信的说道。

“嗯,那就好,这块绊脚石必须除掉!”

满意的点点头,陈鼎天开始带着陈家的人接受白衣主持人的胜利宣布。

被陈鼎天看了一眼,这白衣主持人才算是反应过来,急忙从裁判台上跳下来对着已经骚乱的人群道:“楚阳城大选,半决赛,陈家胜!”

直到宣布完毕之后这白衣主持人才偷偷看了一眼陈烬,之前陈烬那一拳让这白衣主持人都感到惊悚,那力量他即使隔着这么远还是能感觉到,甚至陈烬那一拳掀起的热浪都已经扑到了他脸上。

待到白衣主持人宣布完毕,陈鼎天带着陈家的人走掉之后,身处视野最好雅楼的贺嵩才缓缓站起。

“走吧,依依。”贺嵩面色有些阴沉,余生是他极其看好的一个年轻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被陈烬直接打出了武台。

贺依依眼神还停留在余生消失的方向,此刻她也有些面色怪异,看着贺嵩,贺依依小心翼翼的问道:“爹爹,帮帮余生吧...”

贺嵩的背影呆了一下,随即没有回头道:“放心吧,我会安排医师过去,至于联姻的事情我看先等等吧。”

说完贺嵩便开始走下雅楼,不知去向何方,贺依依则是紧随其后,不敢高声语。

楚阳城,青炎余家。

此刻余家陷入极致的慌乱当中,府中吓人慌作一团,运送着各种医药,纱布,水等等。

“怎么样了?”余江的卧室中,余生一动不动的睡在床上,呼吸极其不均匀,时而多时而少,让人非常担心。

看到赶来的余宏,余江嘴唇颤抖着回答道:“不怎么乐观。”

看了一眼余江,余宏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将余生救过来的。”

“大长老和二长老呢!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回头,看着身旁岌岌自危的丫鬟们,余宏怒吼道。

“大长老和二长老还没有回来,族长。”

距离最近的丫鬟有些害怕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余宏怒不可竭,就要一脚朝着丫鬟踢过去,不过这时候被另一个美丽夫人制止了:“老爷,你对丫鬟生气有什么用。”

这美丽夫人乃是余宏的妻子,余如月。

“如月...”看到是自己的老婆大人,余宏立马收起踢人的脚。

“老爷,别生气了,大长老二长老这不是来了么。”余如月娇嗔了余宏一句,然后指着门外。

余宏朝着门外一看,果然,大长老和二长老的身影已经出现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佝偻的身影,一看便知道是一个老头。

“余叔叔,医师来了。”

哭成泪人的余婉儿看到门外医师已经来了,随即对着余江说道。

正紧紧握着余生的手失神的余江听到这句话才算是回过神来,立马让开,看向门外,医师已经进来。

“医师,我余江求你了,您一定要将小余救过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您一定要救余生。”余江看到医师,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不断的重复,让医师救余生。

“三长老,我会尽力的。”

这医师老态龙钟,但是双目有神,坐到余生的床边,把了把脉,然后眉头深皱,皮肤褶子都深深的纠结起来。

随后老医师拿出银针,开始行针,很快余生身上便出现无数的银针,随着时间的消逝,老医师渐渐的有些体力不支起来,满头冷汗,将身穿的白褂都侵湿了。

直到天色渐晚,夜色落幕,这老医师才第一次离开余生的身体,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如释重负一般。

“怎么样,医师,余生哥怎么样了?”余婉儿最为机灵,立马紧张的来到跟前,追问老医师。

“医师你方才如此的如释重负,想必余生已经没事了吧?”余江同样紧张,眼神带着希翼,整个身体紧绷。

除了余婉儿,余江之外,余宏,他的妻子余如月以及大长老二长老此刻都紧紧的盯着老医师,甚至不知什么时候,余犷也来到房屋中。

余犷与他的父亲大长老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有异样的色彩。

“哎~胸骨被断还算是小事,尚能接上,无伤大碍,可...令郎体内有大量的淤血累积,拥堵在七经八脉,根本难以驱除。若是想要驱除,必须得动七经八脉,可如此一来,令郎便再无修行之可能。”

老医师摇着头,叹着气,他一生医治的病人也成千上万,可余生的伤势实在是严重,无数的淤血因为没有及时医治而凝固成了软血块,堵塞在七经八脉当中,十分棘手。

“太晚了,令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你们为何不早点来叫我,或者直接将病人送到我的医馆?”

医师仿佛指责一般,对着众人呵斥道,在他的眼中,每一个病人都是自己的孩子,他有责任去医治每一个重症患者。

“这...”余宏有些尴尬,当时武台人太多,十分混乱,他只想到将余生先运送回余家。

听到这个话,余江面若死灰,他一下子来到老医师的面前,拉着老医师,声泪俱下:“老医师,老医生,我知道您神通广大,我求您救救这个孩子,他不能失去修炼,那是他的灵魂,若是失去灵魂,余生会生不如死的,我求求您。”

一个不惑之年的中年硬汉,此刻在老医师面前竟无助的像个孩子,一把老泪纵横,让在场之人都有些不忍。

“求求您了,老先生,余生他不能失去修炼,我余江求求您,给您跪下了。”这时候余江老泪纵横,男儿顶天立地,膝下黄金,这一跪,可见余江有多么的无助。

余婉儿也是哭的不成模样,余生和余婉儿之间的感情胜似兄妹,又超越了兄妹之情,余婉儿此刻心中阵阵刺痛,恨自己为何不多给余生一道防护纹,那样也许余生就不会伤的如此之重。

余婉儿自责不已,也跪倒在了老医师的前面,泪花不断从脸颊上滚落,祈求老医师能救救余生。

展开
《一战惊九霄》全部章节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