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 → 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

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

作者:路边灯杆 类型:科幻 状态:完本 字数:129万
意外得到了能让他穿梭不同时空世界的叶高飞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二十一世界的“乔峰”。因为他心爱的女友死了。但他比乔峰幸运的是,能穿梭不同时空世界的他或许还有机会复活自己的女友——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精彩内容预览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名字是《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是著名网络作家路边灯杆的小说作品,目前,《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已经更新了129万字,属于科幻类型小说,小说深受读者喜爱。小说标签为“轻松,孤儿,无限流,位面”,讲述的是“意外得到了能让他穿梭不同时空世界的叶高飞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二十一世界的“乔峰”。因为他心爱的女友死了。但他比乔峰幸运的是,能穿梭不同时空世界的他或许还有机会复活自己的女友——”。

精彩章节预览

英雄救美自苦以来都是男人追求女孩时最喜欢使用的套路,因为它虽然老套,但确实有用。当然这一套路也只针对涉世不深的女孩有效,对那些久经历练,比男人还门精的成熟女人却是不灵验的。

叶高飞现在的情形有点类似,因为那个叫谢凝云的女孩确实对他的“救美”表现出一定的感激,并时常有意无意地就来叶高飞的出租房内窜门聊天。但至于他在她的心目中到底是不是英雄,叶高飞却极不肯定。

谁让他当初救美行动并没表现的那么英雄呢?甚至还没作为受害者的谢凝云冷静,有章法。而且他懒散惯了,在谢凝云面前装优秀没挣过半天,就露出了吊丝本性。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他租住的出租屋早就出卖了他。别人都是巴不得将心动的女孩想方设法领回住处,不过他却恰恰相反,恨不得当初就没领谢凝云来自己出租屋内休息平复下。不过事情做都做了,他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谢凝云其实也住在这个叫南寨的城中村中,不过却是住在另一栋楼内。她跟叶高飞一样,也是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又不甘心回家,就这样在陌生的城市中漂起来。她现在在一家皮包公司作前台。是的,好歹也是正规本科大学毕业的她现在能找到的最好工作就是在这样的小公司做前台了,这也多亏了她父母给了她一张还算漂亮的脸,与她的学历能力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叶高飞的情况还不如她,谁让身为男生的他连相貌上的一点优势也没有了呢。两人虽说都是做着坐办公室或接待台的白领工作,但实际收入怕连那些街边开店卖早点的小摊主还不如,因此也就只能租住在这种治安,居住环境,生活条件,各方面都很差的城中村内。

“以前我刚搬进来时碰上对我吹口哨的小混混都会吓得半死,但在这里住得久了,人也就不得不学会坚强,不过那晚上的事还真是di一次遇到。说起来还真要多谢你,不然(省略30字)太便宜那几个混混了!”那事发生后的几周后,路边烧烤摊上,谢凝云边大口地嚼着肉串,大口地灌着啤酒,边大大咧咧地对叶高飞再次道谢道。

没错,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人现在已经熟络到了能毫不忌讳地讨论这种深度话题的地步。

叶高飞百味杂陈地看着豪放吃喝,豪放在大庭广众下谈论自己的di一次的谢凝云,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想才好。如果是一个月前有人告诉他会有一个女孩子半夜拉他出来吃烧烤,并讨论她的di一次的话,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是走了天大的桃花运,但现在事实真发生了,他却一点旖旎的心情都没有。

“真是白瞎了你这么文静的名字!”叶高飞在心里暗暗道,然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如果那晚我并没有出现,你真被那三个混混给那个了的话,你会怎么样?”

“怎么样?”谢凝云放下手中的啤酒瓶,白了叶高飞一眼道,“还能怎么样,班照上,钱照挣,小酒照喝,男人照找罢了,不然还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期待我会像电视里那些被zaota的女人那样痛不欲生,哭哭啼啼不成?没想到,你还这么fengjian!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男女平等!你们男人可以(省略20字),然后第二天拍拍屁股走人,连电话都不留,难道我们女人遇到了这种事就非得伤心欲绝,痛不欲生才行?真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谢凝云却是越说越激动,最后简直是指着叶高飞的鼻子在骂了。

“哎哎,大姐,我好像什么都没说吧?”叶高飞面对谢凝云强加给自己的罪责,小声无力地自辩道。

“我不管,你这样问了,心里肯定就是这样想的!你敢说你心里一点这样的念头都没有吗?”谢凝云吐着酒气对叶高飞质问道。

“我——”叶高飞一阵心虚,说不出话来。

“看吧,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说一套做一套,虚伪——”谢凝云说完,手中酒瓶一倒,终于趴在桌上醉倒了。

叶高飞搀扶着谢凝云结账时,摊上的其他男人都露出了“兄弟,今晚你有福了”的暧昧表情。

叶高飞哭笑不得。

他倒是知道谢凝云的出租屋,不过深更半夜的,他搂抱着醉的连路都走不好的谢凝云回她家,还不如直接带他回离得更近的自己的出租屋合适呢。反正大城市里,街坊邻居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会不多理闲事,也不怕有人会说闲话。

离得烧烤摊远了,叶高飞四下看了下,见没什么人,于是干脆公主抱地将谢凝云给抱起来走,这样比搀扶着醉不成人样的她还方便。

当然他也不是柳下惠,虽没刻意去接触谢凝云身上min感部分,但如果“不得不”碰的谢,他也不会刻意去躲。

好在经历上次的超级许愿系统异界任务之旅后,他的力气比以前强了太多,抱着这样一下一百来斤的人走个几百米,还能坚持。不过等他抱着醉醺醺的谢凝云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后,业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体力的消耗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做为一个chu男,温玉满怀地抱着这样一个毫不反抗的大美女走了这么远,感官心理上的煎熬也是累人的。

终于到了家,叶高飞将谢凝云放在自己狭窄的单人床上,长松口气,正想起身去给她倒怀热水时,谢凝云的双臂突然将他的脖子牢牢抱住了。

“别走,陪我。我害怕。”她语不成调地说道。

叶高飞一开始心嘣嘣嘣地狂跳,但接下来半天再不听谢凝云出声,仔细一看,才发现她又睡着了。

他又失望,又释然。

狠心用力拉开了她环抱着他脖颈的手臂,走到桌子前从水壶里倒了杯水,轻呡了一口,试了试水温,不烫,然后将水杯端到床前,扶着谢凝云半坐起,喝她喝了点水。然后又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好了。并扯过一条薄毛巾,给她搭上肚子。

因为唯一的床被谢凝云给占了,叶高飞只好坐到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休息。

床上谢凝云的衣衫不是很整洁,大片的皙白露了出来。他有心想去给她拉好,盖上,又觉得自己那样做就太虚伪了。就这样,他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这些皙白,酒意上涌,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

半睡半醉中的他并不知道床上原本应该醉死过去的谢凝云居然又睁开了眼,虽然眼中仍满是酒意,却理智清醒。

“这家伙还真是呆子啊,送上门的肉都都不吃,这样的极品居然还真让老娘我给遇上了。哎,原本想随便找个不太厌烦的男人将自己的di一次给交出去,以免日后不知便宜哪个混蛋男人,没想到却遇到了他这样的极品好男人。算了,今晚就算了吧,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很难为情了,他不知道把握机会,算他笨,只希望他以后想起今晚来不要后悔到死吧,呵呵——”谢凝云看看坐在椅子上,双臂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叶高飞,心里自言自语道,然后她酒劲上来,真正地睡着了。

然后就如叶高飞之前并没有发现她的装醉一样,真正酒劲上来沉沉睡去了的她也没有发现就在她睡去后没多久,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叶高飞突然身上一圈微弱的光线一闪,然后整个人从屋子里消失了。

“啊——”正在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叶高飞突觉一下趴高,不如惊恐地大叫起来,好在这种快速坠落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就趴到了实地上。睁开睁,这才发现他原来是趴到了地上。不过说,他又被动穿越了。

“我说系统大哥,能不能在每次穿越前给点提示,我也好做好心理准备啊?”叶高飞从地上爬起身来,对脑海里的系列报怨道。

毫无意外,系统一个字都没回答。

自从上次di一次穿越回来后,这种情况已经在他和系统之间发生了许多次了。一直都是他在想方设法的对系列的来历,能力,最终目的旁敲侧击,但系统却一直高冷地一个字都不回答。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怀疑这所谓的超级许愿系统是不是已经离他而去了?甚至有时他都怀疑那所谓的系统根本从来都未出现过,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不过他身体素质比以前好了许多却是实实在在的,这也让他对系统真实出现过的事实有了点信心。

“啊,你是什么人?是不是想抢我的蛋糕和葡萄酒?”叶高飞还没将目光从趴着的地上挪开,便听到前方有一个清脆的小女孩的声音jing惕地问道。

他抬头一看,却原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大概八九岁的样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围着小围裙,身后披着一个大大的红斗篷,手里提着一个满得满满的小竹篮,但最引人注意的却是她头上戴着那顶红彤彤的红帽子。

叶高飞赶紧打量四周,没错,两人果然是在森林中,一条在森林中蜿蜒不见头尾的大道上站着戴着小红帽,提着小竹篮的天真小女孩,而自己则以很不雅的姿势爬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的草地上。

“好吧,不用提醒,我已经知道这次任务的内容了。”叶高飞内心自言自语道,然后系统却毫无感情地还是将这次穿越任务在其脑海中以语音和文字的方式给通报了出来。

“任务目标:小红帽。任务内容:实现小红帽的愿望。”

“喂,你是聋子吗?我问你话呢,你听不见吗?”小红帽见叶高飞只是低头沉思,半天理会她的问题,不由地有些生气地再次问道。

叶高飞皱了皱眉头,他可记得自己小时候听过的小红帽的故事中,小红帽可是一个很温顺,很可笑,很懂礼貌的小姑娘,怎么这个小红帽与他记忆中的形象不怎么相符的样子?

“唉,好容易碰到个除妈妈和奶奶之外的外人,没想到却还是聋子。算了,聋子没什么好玩的,还是赶快去奶奶送食物吧。”小红帽遗憾地叹口气,然后不理叶高飞,转身就准备继续往前走。

叶高飞反应过来,赶紧从后面叫住她道:“喂,小红帽,你有什么愿望?”

“原来你不是聋子和哑巴啊,那我刚才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呢?”小经帽却不回答叶高飞的话,反而如此问道。

“我刚才在想事情,所以没听到。好了,别说这些了,快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吧?是不是希望能顺顺利利地将你妈妈做的食物送给最疼爱你的奶奶?”叶高飞很轻松地问道。

是的,他感觉很轻松。毕竟他对这个小红帽的故事很熟悉,想来完成小红帽的愿望应该很轻松。然而小红帽接下来的回答却让他完全失望了。

因为小红帽的回答不是他想象的“是的,我的愿望是顺利将妈妈做的食物送好最疼爱我的奶奶”,而是“我的愿望啊?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跟奶奶一样伟大的女巫!”

什么什么?叶高飞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小红帽的故事是怎么蹦出“女巫”这样的字眼来?

“女巫?你说的是那种会魔法,能骑着扫把到处乱飞的女巫吗?”叶高飞不确定地确认道。

“女巫会骑着扫把飞吗?奶奶怎么从来没表演给我看呢?奶奶这么疼我,她一定不会对我藏拙的。是了,一定是你在撒谎!你这个撒谎者,你是坏人,我不理你了!”小红帽生气地说完,转身就走,却是不论叶高飞再怎么解释都不听了。只是一个劲挎着小竹篮顺着大路往前走。偏偏她个头虽小,力气却大,挎着沉重的小竹篮却走的飞快。叶高飞只得一路小跑,这才勉强跟得上。

“真是一个既没礼貌,又自以为是的小女孩!”叶高飞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还得不住地求饶。

“别啊,我没骗你啊,我的家乡,那些女巫就真的会骑着把把飞的,我哪知道你们这的女巫不会啊。”叶高飞一个劲地解释。

好歹小红帽的童话传说中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小红帽够单纯,够软耳根,容易轻信他人。所以当叶高飞再三拍胸脯保证,解释后,小红帽信了。

“你们那儿的女巫居然会飞,好厉害啊。那你呢,你是不是女巫,你会不会飞?”小红帽终于相信了叶高飞,愿意再次跟他说话,但接下来问出来的问题却让叶高飞直翻白眼,他不住地对自己说:“她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才勉强压住了内心中升起的吐槽冲动。

“叔叔是男人,所以不是女巫,因此叔叔是不会飞的。小红帽,你说奶奶是女巫,那她是不是很厉害啊?她都会什么魔法啊?”叶高飞向小红帽套话道。

想不到他在公司领导那里都轻易不愿施展的拍马屁大fa却用在了这个单纯的小姑娘身上,这让叶高飞内心唏嘘不已。不过为了完成任务,能顺利回家,这一切就都无所谓了。

“奶奶以前很厉害的。能让木偶活过来,能让南瓜长得像小房子那么大,能让小兔子变成跟我们一样的人!”小红帽很兴奋地向叶高飞这个外人炫耀着自己奶奶曾经的强大。不过最后她又情绪低落下来:“不过奶奶现在年纪大了,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上次生日时奶奶也只送了一顶红色天鹅绒做成的帽子,但以前我生日时她都会用魔法送我许多新奇好玩的礼物的。”

小红帽说着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头上戴着的小红帽。

“这么说你奶奶曾经很厉害啊。”叶高飞违心地拍马屁道,然后又不动声色地问道:“既然你奶奶年纪大了,不如以前那样厉害了,那为什么还要一个人住在森林里,而不与你和妈妈住在一起呢?”

“每代女巫都是不能住在一起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小红帽很好奇地看着叶高飞道。

后者只得再次将自己家乡的规矩与这里不同做借口。

“那你家乡到底在哪啊?我从小就生活在这片森林附近,再远的地方都没有去过呢。”小红帽又向叶高飞问道。

“我的家乡啊,离这很远很远的。”叶高飞只得如此回答道。

“可是,你家乡既然离这儿那么远,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小红帽好奇地边走边扭着头看向叶高飞问道。

“叔叔是坐飞机来的。飞机你知道吗?是一种我们那的女巫制造出来,很大,很载着人很快很远飞行的大鸟。”叶高飞随口胡诌道。

不过他这翻胡诌却将小红帽给唬住了。

“你们那的女巫好厉害啊。村子里最只有奶奶和妈妈会魔法,不过奶奶身材还好最厉害也不过用四只老鼠一个南瓜制造出了一辆南瓜马车而已,她可造不出你说的那种飞机呢。”小红帽向往地想象着叶高飞口中那种神奇的魔法造物飞机,随口道。

“你妈妈也会魔法,她也是巫师吗?为什么你奶奶一个人住在森林里,你妈妈却住在村子里啊?还有,你爸爸呢?”叶高飞好奇地问道。

“妈妈虽然会魔法,但却不是正式的女巫,所以她能住在村子里。不过她平日里在村子里却是很少使用魔法的。奶奶是正式的女巫,所以人能一个人住在森林里。因为奶奶说过魔法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所以要远离人群。还有,小红帽我没有爸爸的。只有奶奶和妈妈。”小红帽一口气将叶高飞所有的问题都回答了,连气都不喘一下。这让叶高飞不得不敬叹她力气够大,头脑也够敏捷,相对于她这个年轻的小孩子来说,简直是聪明过头了。

他这才意识到这一路走来,小红帽一直都提着满得满满的小竹篮,而他这个大人却一直空着双手跟在她身后呢。他脸一红,对小红帽道:“篮子很重吧?让叔叔帮你提吧?”

也许是聊了这么久,小红帽对叶高飞也有些认同了,于是想了想,将手中的小竹篮递了过去。

叶高飞一只手接过,却只觉猛地一沉,好玄没掉到了地上。他赶紧另一只手也抓了上,这才将小小的竹篮给提稳了。

“啊,别把我妈妈好不容易做的蛋糕和葡萄酒给弄掉了!”一旁的小红帽着急道,一阵风冲过来就想将竹篮从叶高飞的手中接过。

“不用不用,叔叔行的,相信叔叔。”叶高飞怎么也拉不下脸被一个小女孩给小瞧了,赶紧制止她,打肿脸冲胖子道。

“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还是我来吧,可别把我的礼物给弄掉了。”小红帽仍是不放心地对叶高飞道。

“行,肯定行!你看叔叔这么高,这么大,这个小小的竹篮难道还提不动吗?我们继续走吧,快点赶到你奶奶那,好将你这礼物送给她。”叶高飞提议道。

见叶高飞能提轻松提动竹篮的样子,小红帽这才放下了心,说道:“是了,我出门时妈妈跟我说过‘来,小红帽,这里有一块蛋糕和一瓶葡萄酒,快给外婆送去,外婆生病了,身子很虚弱,吃了这些就会好一些的。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赶紧动身吧。在路上要好好走,不要跑,也不要离开大路,否则你会摔跤的,那样外婆就什么也吃不上了。到外婆家的时候,别忘了说‘早上好’,也不要一进屋就东瞧西瞅。’我应该听妈***话,快点将蛋糕和酒送给外婆的。那我们快走吧。”

小红帽说完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小跑起来,一把蹦蹦跳跳,一边还拍着两只小手唱起了童谣:“一个两个三个小朋友

四个五个六个小朋友

七个八个可爱小朋友

一起手拉手玩雪球

一本图书看到第八页

一首歌谣唱完第四句

一颗糖果只咬了半口

还剩五个小朋友

一双拖鞋弄丢了一只

一部法典背完第二卷

一把猎枪子弹已上膛

还剩两个小朋友

一个故事还没说开头

一个小朋友睁开眼

。。。。。。”

听着小红帽唱着这毛骨悚然的儿歌,叶高飞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之前虽然已经从同小红帽的对话中知道了她是一个女巫,但直到她“天真自然”地唱起了这儿歌,他才di一次真正意识到眼前这个跟他记忆印象中一模一样的小红帽,其实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傻白甜的小女孩,而是一个脑回路与正常人完全不同的小女巫!

“真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小女巫,怎么会傻乎乎地相信一头大灰狼的谎话?”叶高飞心中如此想着,然后他就看到了这个童话故事的男主角,那头人立着的大灰狼。其实叶高飞并不肯定这头能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开口说话的大灰狼究竟是公是母,既然它吃人,是坏蛋,那就姑且认定它是公的吧。

“你好,小红帽,”狼说。

“你好,狼先生。”

“小红帽,这么早要到哪里去呀?”

“我要到外婆家去。”

“你那围裙下面有什么呀?”

“蛋糕和葡萄酒。昨天我们家烤了一些蛋糕,可怜的外婆生了病,要吃一些好东西才能恢复过来。”

“你外婆住在哪里呀,小红帽?”

“进了林子还有一段路呢。她的房子就在三棵大橡树下,低处围着核桃树篱笆。你一定知道的。”小红帽说。

就在叶高飞分神之际,一切就如原著那样,小红帽同大灰狼的对话正常进行着,按剧情它现在应该起了吃小红帽的坏心思,然后套近乎陪小红帽走一会儿,取得她的信任后,再骗她远离大道,耽误了去外婆家的时间,好方便它提前赶到外婆家,将生病的她给吃掉,然而这时剧情的发展却发生了改变。

“小红帽,这个陌生人是谁啊?他长的好像跟我们这的人不一样的样子。”大灰狼突然转过头看向叶高飞道。

“他呀,他是一个路迷的路人,很可怜,没吃的,也地方住了,因此我想领他到外婆那里借宿些日子。正好外婆最近一个人,又生病了,正需要好好补补,哦,不对,需要有人陪。”小红帽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改口道。

“是啊,你外婆最喜欢帮助落难的人了,当初我落难时她也这样帮助的我。”大灰狼很奇怪地这样说道。然后便不再理叶高飞,而是陪着小红帽有说有笑走起来。

叶高飞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跟在两人,不,一人一狼身后。不过如果只从后面看的话,忽视掉大灰狼那条粗短的尾巴和浑身的硬毛,直立行走的它跟一个正常人类没什么两样。

“难道它之前跟自己一样,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叶高飞脑海中突然升起这样荒诞的念头,然后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念头太荒诞了,于是甩甩头,想将这个念头甩出脑海。然而事与愿违,他却是越甩头这个念头越强烈了。

结合大灰狼之前的奇怪说辞,叶高飞越发地觉得它的身份存疑了。从它与小红帽有说有笑的对话来看,它与小红帽肯定是早就认识的,而且彼此之间还很熟悉。不然小红帽不会见到一头直立行走,还会说人话的大灰狼时一点都不惊讶,还说“大灰狼一定知道她家外婆家的住所。”

而且原著中的情景也很怪,既然大灰狼吃了外婆后,能一口就吞了小红帽,那它刚遇到小红帽时,也就是现在,为什么不直接吞了小红帽呢?还要装成外婆的样子,来骗小红帽?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大灰狼正常状态下绝不是外婆与小红帽的对手,所以它之前虽然明知道外婆就一个人住在森林深处,但却不敢去对付她。直到从小红帽的口中得知了外婆生病了,这才敢去冒险,并且顺利了吞吃了外婆。吞吃了外婆后它的实力应该有所增长,但仍不敢下面硬刚小红帽,于是扮成外婆的样子,用计吞吃掉了小红帽。

这样看来,大灰狼应该是同小红帽以及外婆是有深仇大恨的,不然不会冒险来对付她们。不过也不能排除这大灰狼就是觊觎两人的那身肉或吞吃了两人后可能会得到的魔力。但从大灰狼对叶高飞这个不论是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完胜两女的“大美味”的完全无视来看,后者的可能更大。

现在事情的条理就很清楚了:大灰狼因为与身为女巫的外婆及小红帽有仇,或觊觎她们的魔力,于是一直对她们心存不轨,但摄于两女女巫的力量,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直到无意中从“天真单纯”的小红帽口中得知了外婆生病了的消息,于是决定冒险对付两女。它先是用谎言支开了没有把握在正面交锋时能必胜的小红帽,然后绕近路抢先赶到了生病的外婆住处,用谎言骗得了外婆的信任,趁她不注意一口将她吞了。然后又假扮成外婆的样子,又出其不意地将小红帽给吞了。完美了除去了两个大敌,并得到美味的收获。

如果事实真相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故事就合理多了。

没事偶尔也看看侦探推理小说的叶高飞苦思冥想,自认终于弄清了事情的脉络,然后他一抬头,却发现大灰狼与小红帽却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想起自己的任务,叶高飞不由地着急起来。虽然原著中小红帽最终被猎人给救了,但现在出现了他这么个变数,万一事情的结局出现了变态,小红帽真地挂了,那他岂不是要一辈子生活在这荒诞怪异的童话世界中了?

一想到这儿,叶高飞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不行,冷静,我现在一定要冷静下来!”叶高飞对自己说道,然后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而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如果他是一个意志坚定,心理强韧的强者来说的话,做到这点应该很容易。但事实上他却只是一个各方面都平平的普通人,想要在这关键时刻平静下来,却又谈何容易?

就在他越来越慌张,越来越心焦之际,突然发现眼前有个小红点与小小红点在闪啊闪。

“外挂地图!我怎么把这给忘了?”叶高飞一拍脑门。现在却不是时候追究原本只是存在于脑海之中,只有刻意去查看才会显示出来的系列自带外挂地图怎么会直接出现在了视线之中,现在却是应该赶快地找到小红帽,然后尽快带着她赶到外婆家,希望能在大灰狼吃掉外婆前阻止它。不然,身为附近唯一正式女巫的外婆死了的话,他可不知道还有谁能教导小红帽成为一名合格的女巫。而小红帽“成为一名正式女巫”的愿望就实现不了了,而完不成任务目标的愿望,叶高飞也就无法离开这个世界,再回到自己的现实世界中了。

为了自己现实世界中的电脑,为了后世各种电器美食,为了现实中舒适而安逸的现代生活,叶高飞现在只能拼命了。

他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了极致,根据视界中的那两个分别代表自己与任务目标的那两个小绿点与小红点的位置变化,不断走动,终于大致弄清了小红帽所在的大致方向,然后他不管不顾地离开大道,向森林深处追去。

离开了大道,森林里树蔓横生,杂草没膝,再加上不时低垂下来挡去了去路的树枝,很是难行。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危险,最主要的危险却来自于那些与树蔓枝条相为相似的那些蛇!从它们扁扁的头以及身上翠绿异常的颜色来看,它们无疑都是有毒的。至于说它们的毒性有多重,在这没医没药的地方,叶高飞却不想以身试毒。

好在他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密林逃亡了,已经有了经验,这才一路上有惊无险地全身找到了小红帽,她却是正伏身在地上采着一种不起眼的小花!

好吧,叶高飞承认那粉红色的小花确实很漂亮,但逃亡了一路,并且面临任务失败的他现在可没心情来欣赏这美丽的小花。

“小红帽,你怎么离开了大道来这里采花了?你忘了你妈妈是怎么吩咐你的了吗?你生病的外婆还等着你去给她送蛋糕和美酒呢。”叶高飞虽然很心急,却仍不得不平复下气息,用尽量平和的声音对小红帽劝道。

他可没敢忘她可是一名实力莫测的小女巫呢。而且这一路上来,他经历了那么多次毒蛇索命的危机,但小红帽身边却一条蛇都没有。他不能将这完全归究于小红帽故事女主角的超好运气上,而更愿意相信这是她身为实力不俗的小女巫的明证。

“哎呀,对呀,我应该快点给外婆送吃的呢,怎么就跑来采花了呢?都怪那个可恶的大灰狼!不行,等见了外婆,我一定要向她告那大灰贸的状,让外婆给它下最痛苦的诅咒才行!对,就这样!”小红帽歪着头“可爱”地说道。

叶高飞却听得毛骨悚然,然而时间危急,现在却是来不及让他感叹了。

“小红帽,那大灰狼骗你来这采花,耽误时间,很可能是想提前去对付你外婆去了,我们还是快点赶去帮忙吧。”叶高飞提醒道。

“怎么会?大灰狼可是外婆制造出来的魔宠,平时负责给外婆打住捕食的,最怕我外婆了,他怎么敢对我外婆不利?我不信。”小红帽拨拉着小脑袋说道。样子可爱极了。

当然叶高飞是不会也不敢觉得她可爱的。

“可是,你外婆现在生病了啊。她不一定打得过那大灰狼呢。”他不得不耐着性子给小红帽解释道。

“对哦,外婆生病了,而且病的很厉害。坏了,现在外婆一定不是大灰狼的对手,我们要快点赶去救她!”小红帽终于反应过来,然后不等叶高飞回答,便一溜烟,如一辆加速的小火车一样,快速地从密林的枝枝藤藤间穿过,瞬间便在叶高飞视线中消失了。

“啊,要不要这么夸张?”叶高飞望着小红帽留下的通道,不自觉地大张嘴巴如此说道。虽然他早就猜测出小红帽不简单,但却没想到她真正表现出实力来时却是这么夸张。而且他几乎百分百地肯定,这还绝不会是小红帽的全部实力。

叶高飞深一脚浅一脚地朝代表小红帽位置的小红点方向追去。从地图上小红点快速离开的速度结合叶高飞自己移动的速度可判断出小红帽的速度有多惊人。这都快能赶上后世的高速公路飞驰的汽车了!

叶高飞顺着小红帽留下的痕迹,再结合视界中的外挂地图,总算是找到了地头,看到了三棵大橡树下,低处围着核桃树篱笆的小屋子,然而还不等他喘口气,一个快速的黑影便从屋内冲了出来,叶高飞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被那黑影撞了个满怀!

叶高飞被撞飞出去了老远,而等他艰难地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身上压着一个人!

不,一头狼!正是之前他跟小红帽遇到的那头大灰狼!对方那长长的獠牙甚至就离他的脖子只有几寸远!

他大惊,本能地就想将它给推开,然而他这一推,却将原本昏迷着的大灰狼给惊醒了。

它微微睁开了冒着绿光的眼,口中呼出的腥臭口气直熏得叶高飞想吐。叶高飞发疯一般用劲全力去推它,本以为这会很难,没想到轻而易举地办到了。大灰狼被他推出去了老远,甚至还在地上打了个旋。大灰狼却只是微微地呻吟了一声,便再无了动静。

“咦?原来我竟这么厉害吗?不对,它应该之前就受了重伤的。是小红帽打伤的它吗?”叶高飞壮着胆子走上前,见那大灰狼身上满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于是又用胆轻轻地踢了踢它。

没反应。再用力,还是没反应。

“看来它是死了。”叶高飞心想。然而正当他想要转身离开时,却突然瞥见那大灰狼的眼皮又突然忽闪了几下,然后竟慢慢睁开了!

叶高飞被吓得倒退了两步,然而那大灰狼却只是勉强挣开了眼,却一动不动,于是又微微放下心来。

“你是想对我说什么吗?”看着对方死死眼着自己的目光,叶高飞不由地心中一软,开口问道。

他本就是一个没什么jing惕性,没什么立场的滥好人,现在见那大灰狼临死之前如此可怜地看着自己,不由地又动了恻隐之心,脚步不自觉地向大灰狼走去。

然而他毕竟不是小红帽那种完全无知之辈,脚步虽然不停,内心却一直闪着jing报:“它该不会是装死,等我靠得够近后突然跳起,一口咬掉我的脖子吧?”

好在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来到大灰狼一步远的地方,却再也不肯靠得更近了。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说吧。”他对大灰狼道。

后者嘟囔了句什么。叶高飞没听清。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叶高飞道。大灰狼又嘟囔了一遍。然而声音太小,叶高飞还是没听清。

“你大点声,我还是听不清。”他这样说着,脚下脚步却不自觉地靠得更近了。甚至为了听的更清,甚至蹲了下来。

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角度,如果大灰狼是装的,想到暴走伤人的话,那现在无疑是最好机会了。

然而这一切并没发生。

大灰狼用尽最后的力气再次重复了遍之前的话后,便咽了气,彻底地死去了。

这回叶高飞算是听清了大灰狼的遗言,它说的却是:“现在的我就是将来的你。”

“什么啊,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害我担心了半天。”叶高飞不满地自言自语。

“什么现在的你就是将来的我?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叶高飞见大灰狼真地彻底死了,嘴里嘟囔着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转身想朝小屋走去。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字面的意思。你将取代它的位置,成为我新的狩猎狼,为我效命。”一个声音突然在叶高飞身后响起,将他吓了一大跳。他转过身,一看,到原来是小红帽,只不过她面色阴沉,满身鲜血。

叶高飞吓了一跳,然而很快又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大灰狼的血,但是他还忍不住关心地问道:“小红帽,你没事吧?”

“呵呵,我当然没事,我好的很呢。不过你小子却不好。我准备了这么久,一切都谋划的好好的,偏偏你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却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小红帽来的太早了,我们没被大灰狼吞下肚过,灵魂转换的工作并不圆满,却是需要我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完全驱赶走这小红帽本身的灵魂,这一切都是拜你小子所赐,所以等会我要用最痛苦的方式将你转换成大灰狼人。真期待呆会听到你那痛苦的绝望的呻吟啊,那可是这世上最美妙的音乐了。”小红帽的声音变的苍老而古怪起来,而她所说的话却更让人毛骨悚然。

“你不是小红帽,你是小红帽的奶奶,那个生病了的女巫!”叶高飞终于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手指着她惊恐地大叫道。

“没错,我之前确实生病了,长期的魔法研究透支了我太多的生命力。我不是病了,而是快要死了。不过一个合格的女巫是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们可以通过秘法将灵魂转移到健康的个体之上。不过这一秘法也有缺陷,那就是被转移之人的本身心思不能太复杂,越单纯越好。因为思想复杂的人相应的个人意志也会更强,更难被强占身体。我找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久,才找到了小红帽这个最好的备用体。说起来,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挺可爱的,天真善良,对我这个‘疼爱’她的奶奶也是真心孝顺,我还真有点不忍心对她下手呢——”小红帽,不占据着小红帽身体的老巫婆絮絮叨叨地说道,或许是她独居太久了,养成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又或许是她太得意自己这项灵魂转移成果了,忍不住想要对人诉说炫耀一翻。

“你已经强占了小红帽的身体,现在还说这话,难道不觉得太虚伪了吗?”叶高飞终于忍不住挖苦她道。

“虚伪?不不,小伙子,等你活的够久了后,就后明白这世间的一切都是虚妄不实的,没有什么真诚虚伪,有的只有成功失败,有的只有生存死亡。就像你杀死猎物用来裹腹保命一切,这又何错之有?”老女巫振振有辞地辩解道。

叶高飞听她这么说,决定以后再也不吃肉了!但如果呆会他真被这老女巫变成了听她命令的傀儡狼人的话,他这个决定还有意义吗?

叶高飞当然不甘心从此离在这个世界变成老巫婆的傀儡狼人,他留意了下视界中的任务时限,只有最近半个小时了,如果他能再撑过半个小的话,说不定就会被传送回现实世界了。

但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他的妄想。因为只有任务完成了,他才会被系统传送回现实世界。而他的任务:帮助小红帽完成她成为合格女巫的心愿。却是怎么都可能完成了。毕竟小红帽的身体都被老巫婆给占了,她现在算是生还是死,叶高飞都弄不清楚。又怎么可能帮助她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成为合格的女巫呢?

但就这样认命吗?

不,叶高飞自然不会如此轻易放弃。毕竟怎么说他也是来自后世,经历信息爆炸洗礼的,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放弃呢?

“那个,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我给你别的帮助,你别把我变成只会捕猎的狼人,怎么样?”叶高飞用商量的语气对老巫婆道。

“哦,那要看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帮助了。我不觉得除了变成狼人给我捕猎外,你还有更好的用处。”老巫婆似乎也急着将这唯一一个能跟自己说上话的对象给弄没了,于是饶有兴趣地跳到一块石头上坐下开口道。

叶高飞心中一动,然后又衡量了下两人之间距离,以为之前小红帽所表现出来的惊人速度,最后还是放弃了趁机逃走的冲动。

“我可以给你提供不同的思路,帮你改进魔法实验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所在的地方,巫术跟你们这的巫术很不相同,说不定我随便提点研究思路,就能帮你在魔法实验上取得大的进展呢?这不比把我变成只懂杀戮的狼人有用的多?”叶高飞胡诌道。自从当年上学期间di一次上台演讲被同学们嘲笑到完全丧失信心后,他还再没像现在这样绞尽脑汁,将全将的演讲潜能给压榨出来过呢。

“小红帽的记忆我还没能完全吸收,所以我不知道你跟她说过什么。不过我倒很有兴趣听听你的建议。对了,你的家乡是哪里,我去过不少地方,或许知道。”顶着小红帽躯壳的老巫婆道。

“我的家乡离这很远,你一定没去过。大概离这里有上万里远呢。”叶高飞随口胡诌道。他原先的现实世界离这个童话世界有多远?他哪知道?不过想来怎么也比从出国要远点吧?当年唐僧出趟天竺,可走了十万八千里,他报个万里,还是往少了报呢。

“你敢骗我?那么远,用走的,怕不得走好几年?看你这么年轻,难道你小时候就出门了不成?”老巫婆果然不信。

“用走的当然要费很久了,不过我并不是用走的呀。”叶高飞心头一动,又想起了之前跟小红帽所吹嘘的内容,故意如此说道。

“不是用走的,难道你还是飞来的不成?”老巫婆却也不急,大概真是孤居森林之中,实在太寂寞了,所以虽然明知道叶高飞是在胡说,故意拖延时间,她也不翻脸,却顺着他说道。

“是啊,我就是用飞的啊。怎么,你不也是女巫会魔法吗?难道你不会飞不成?”叶高飞故作惊讶问道。

“你小子在说谎,飞行是高等级女巫才能掌握的高深魔法,连我都不会,你身上一点魔法波动都没有,显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会飞呢?”老巫婆笑着道。她已经好多年没有笑过了,长年研究魔法的副作用之一就是皮肤干瘪,脸上肌肉都萎缩凝固了,想要作出除漠然外的表情来,几乎是不可能是事情了。但现在换上了小红帽年轻,青春,充满活力的身躯,脸上可以随意做出各种表情,因此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停地说着话,做着各种表情。

其实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她现在还没有完全驱除小红帽的灵魂,潜移默化地受到了她的影响。

“不是吧,你怎么说也是一名正式女巫,难道连炼金魔法物品都没听说过吗?我是乘坐炼金飞行器过来了,这种飞行器不仅女巫可以操纵,就是普通人也可以操纵,而且其飞行速度很快,像上万里的路我只飞了一个白天的功夫就到了。很可惜我的飞行器飞到这附近时却出了故障,迫降到了森林边缘,要不然我一个人也不可能突然就出现在这附近啊。”叶高飞却是开始展开忽悠大fa,希望能忽悠住这个老巫婆,好让自己暂时不被变成了狼人。

他对自己的口才并无信心,不过他却对自己成功的可能性抱有不小的希望,毕竟他有着后世那信息大爆炸二十多年洗礼的经历作后盾。

果然,那老巫婆被他的这番说辞给吸引住了。

容不得她不被吸引,毕竟对于一个与魔法打交道了一辈子,几乎全部时间都用来魔法研究上的人来说,没有比自己从没接触过魔法新领域更有吸引力了。更重要的是,她以前也隐隐听说过有魔法炼金术这种高级魔法技能的存在。那些知识渊博的炼金术士们确实能用炼金术制造出各种作用各异,稀奇古怪的物品来。她不确实这小子说的会飞行的炼金物品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坐那种会飞的炼金飞行器来的这里?你那飞行器坠毁在了哪里?快带我去!”老巫婆迫不及待,兴奋地从石头上跳起来对叶高飞嚷道。

老女巫们都是狂热的魔法实验狂,显然,她也不例外。

“现在就去吗?可是,我饿了,没力气走路。”叶高飞却是没想到老巫婆却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主,他当然不想去,于是找借口道。

“等我将你变成狼人后,你就不会觉得饿,没力气走路了。”老巫婆狞笑着威胁道。

“随便你,不过如果我被变成了狼人,我想我肯定会忘记许多事情的,说不定就记不起我那炼金飞行器是掉在哪了。”叶高飞耍起无赖道。

“你敢威胁我?”老巫婆语气更加阴森起来,她手指一挥,一道光芒闪过,将叶高飞身前的一截手臂粗细的树枝给切了开来。

啪嗒,切成两半的树枝掉在了叶高飞的面前,将他吓了一大跳。

不过他的脾气却上来,口中拧道:“我好怕,不过再怕,饿着肚子却也走不动!”

他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强硬,却是他看出那老巫婆实在是认怂了,不然的话,刚才这道魔法应该直接就打在了他身上才对。用出了恐吓的手段,说明谈判对手已经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只能将最后的底牌丢出,奋力一搏,只要这时能坚持住,对方十有八九就会让步了。

这点粗浅的谈判小技巧,作为沉浸网海多年的叶高飞来说,还是知道的。

果然,见自己的威吓未能吓住叶高飞,老巫婆选择了退让。

“好吧,你赢了,就给你点东西吃吧。正好小红帽之前给我送来的蛋糕与葡萄酒就装在那掉在路边的小竹篮里,你自己拾起来吃吧。”老巫婆有些不悦地说道。

她可是附近赫赫有名的正式女巫,方圆百里有谁敢反驳她?但偏偏眼前这个陌生小子这样做了,而她却还不能现在就惩罚他,她自然很不高兴起来。

不过一想到呆会可能会发现的神秘炼金飞行器,说不定能借此让自己的魔法研究打开一个新领域,这点小小的不悦,老巫婆又完全不在乎了。

“吃吧,吃吧,吃好吃饱,吃完了好带我去找带你飞到这里来的飞行器。”老巫婆甚至和颜悦色道。不过她现在顶着小红帽七八岁小女孩的相貌,倒更像是在卖萌。

“不行,我带你去找飞行器,你得答应放了我才行。”叶高飞边吃着香甜的蛋糕,喝着美味的葡萄酒,却又提高了条件。

老巫婆越发生气了,不过她表面却没表现出来,反而答应了叶高飞的条件:“可以,只要你真能带我找到那传说中的炼金飞行器,我就放你走。”

又过了会儿,叶高飞却又提高了条件:“可是你光口头答应放我走还不行啊,你这森林中这么多的怪物,我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活着走出去呢?这样吧,不如你教我一点小小的魔法,我好用来防身,怎么样?你刚才那个打断树枝的魔法就挺不错的,要不你就教我那个吧?”

这回老巫婆却是气得牙根都痒痒了,不过她却也因此更加确信叶高飞是真的有炼金飞行器,而不是在唬她,不然不会如此有恃无恐地漫天要价的。

不过可怜的老女巫哪知道,后世很流行一种叫“诈胡”的游戏?

叶高飞只不是利用她的逆反心理,故意在诈她而已。

而且看来他成功了。

老巫婆虽然心里恨不得直接将他变成一只小老鼠,然后一脚踩扁,但表面上却笑的更和蔼(卖萌?)了,“我可以教你魔法,但刚才那魔法很复杂,你一时半会学不会。不如我教你一种更简单易学又实用的魔法吧?”

“可是我就想学你刚才那魔法——算了,看你挺为难的样子,那就学你这魔法吧,你想教我什么简单易学又实用的魔法,说来听听?”叶高飞原本还想拿捏一下,然而看老巫婆脸色实在难看,又赶紧改了口。他现是高空中走钢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绷的太紧而一脚踏空,却是不敢副老巫婆太紧。

“这种魔法叫作假死术,能用魔法将人的全部生命气息掩盖住,短时间内看上去,摸上去会跟死人一模一样。森林中的许多野兽都是不食死物的,你用这假死魔法却能很大的机率从凶猛的野兽口中逃得一命的,关键是这魔法极容易学会,我现在就教给你!”老巫婆说完,不容叶高飞反对,便念动咒语,将一道绿光从自己脑袋中扯出,塞进了叶高飞的脑袋中。

后者只觉脑袋中一沉,像是什么东西被强塞了进来。这种感觉很是不爽,让他难受的几乎想吐。

“擦,你对我做了什么?”叶高飞干呕着远离老巫婆退去,气急败坏道。

“教魔法啊。怎么你们那巫师不是这样教导学徒魔法的吗?”老女巫用奇怪的语气问道,然后看叶高飞的目光便又变得不善起来,她却是对叶高飞来处魔法高度发达的地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不好!”见老巫婆目光开始变得不善,叶高飞马上反应过来,心思急转,脸带不屑道:“我们那魔法教导当然不是这样了,这么原始的方法我们早淘汰了,我们现在都是直接带上脑波仪器,自动选择想要导入的知识,轻轻在屏幕上一点,那知道就能无痛,轻松地下载到脑海里了,哪像你这样,还用这么原始落后让人难受的方法!”

叶高飞一连续老巫婆完全听不懂的名词飚出,再次成功地将老巫婆的疑心给打掉了。小红帽的时间背景是欧洲中世纪,这时候的普通人知识很是贫瘠,他们很多人连自己的名字都终生不认识,如果不是来自魔法高度发达的地方,叶高飞如此年轻,是不可能说出如此多她从未听说过的名词的。

叶高飞成功地凭借后世的远超中世纪人想象的信息量震服了老巫婆。

“即使你们家乡的魔法真的很发达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一点魔法都不会?”老巫婆用这句酸溜溜的话完成了对炫耀中的叶高飞的反杀。

叶高飞表现一窒,内心却乐开了玩。他不怕老巫婆跟他互怼,就怕老巫婆不相信他,直接对他下手。

“我吃好了,我们出发吧。”叶高飞将手中的蛋糕放下,擦擦跟,拍拍手道。他之所以主动提出出发,却是因为怕耗尽了老巫婆的耐心,再次引起他的疑心。最重要的是他视界里的倒计时间就快到了。任务看来来是完不成了,但即使真回不去了,能在森林里逃亡的机会也更大一点吧。

“等下,将那剩下的蛋糕和酒给我,我也饿了。”老巫婆说道。原本以她成年人的洁癖,是不会对叶高飞吃剩下的食物动心的,但奈何她现在占了小红帽的身体,理念习性不自觉地受到了其影响。而对小孩子来说,美味的食物哪怕是掉到了地上也是仍极具诱惑力的。

加上之前小红帽为了快速赶来救自己心爱的奶奶,发足狂奔,消耗了太多的力气,所以现在这具身体腹中却是饿的很。另一方面,之前叶高飞已经吃了那么多蛋糕和葡萄酒,都没事,所以老巫婆也放弃了戒心。

叶高飞将装食物的小竹篮递给了女巫,女巫都不上前伸手来接,用魔法直接将竹篮飞起,漂到了自己的面前。身为一个近战能力极差的老女巫,她本能地忌惮被陌生人近身。

不要用小红帽之前表现出的超人体能所迷惑,真正的女巫是没有这样的超人体能的,这只是小红帽自己天生的独有的天赋,而这也是引起了老巫婆对她身体觊觎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占据着小红帽身体的老巫婆抓起蛋糕便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起来,却是对美味的喜爱是小红帽这样的小孩子最深的执念,却在支配着这具身体的更多的是小红帽本身的本能。

“哎,如果这时小红帽突然觉醒,反杀了那老巫婆的灵魂,并吞噬了,掌握了她的女巫知识,成为了正式的女巫,那该多好——”看着“小红帽”小孩子模样大快朵颐着,叶高飞叹了口气,在心中如此想道。

不过他知道自己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哪有这样的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呢?看来自己虽然得了能改变拿过的系统,但终是没福份来享受这种大机缘啊。

叶高飞正自怨自艾,突然对面的老巫婆大叫一声,同时将手中的蛋糕与美酒丢到了地上。

“可恶的叛徒——”她话未说完,便仰面倒地,没了动静。

纳尼?这是发生了什么?难道哪位路过的天使大姐听到了我这个卑微的小人物的祈祷,特意下凡来帮我了?

叶高飞嘴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啊,奶奶别怕,小红帽来救你了!可恶的大灰狼,我不允许你伤害心爱的奶奶!”倒地一动的“小红帽”突然从地上一跳而起,口中大叫道,同时一道白光从心中发出,直朝叶高飞所在方位打来。

正满怀希望的叶高飞瞬间魂飞胆丧,他想到了开头,却没想到结局,小红帽可能真的又重新活了回来,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却要死在了小红帽的手中。

白光划过叶高飞所在的地方,将周遭的树木与泥土整整齐齐地切断,但想象中的血肉横飞的场面却没出现。

因为叶高飞已经消失在了这方世界。

“啊——”叶高飞大叫着从坐着椅子上跳起,一屁股跌到了地上,屁股摔成了两瓣,很痛,但他感到很高兴。

因为能感觉到痛,就说明他还没死。而之前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嗯唔——”一声含混的呢喃声将一时还弄不清情况的叶高飞注意力拉起,他抬头一看,一个曼妙的女体正yu体横陈躺在他的面前。

他本能地吞咽了口口水,然后发现她身下的那张床很熟悉。

他当然熟悉了,他都躺了一年多了!

他终于认出了那张狭窄的单身床正是自己出租房里的那张!

难道自己竟又回到了现实世界?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如我猜想的那样,任务莫名其妙地完成了,可是这怎么可能?难道跟那蛋糕和葡萄酒有关?可是之前我也吃了许多吗,怎么一点事都没有?难道那些食物只对会魔法的老巫婆有作用?可是蛋糕和酒是小红帽的妈妈亲手做的,她又为何要害老巫婆?听老巫婆话中的意思,小红帽的妈妈根本不是她亲妈妈,而是老巫婆的学徒或仆人之类的角色,任务就是帮助她将她相中的未来替身——小红帽给养大。难道她不甘心一直受老巫婆摆布,所以想害死老巫婆翻身作主?

叶高飞想得脑仁都疼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他放弃不想了。

“算了,还是盘算下自己这番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差点就回不来了,终究得到了些什么报酬吧。”叶高飞看了看床上被自己之前动静吵到了谢凝云,含混地嘟囔了两声,又翻过身舒服地睡去了,自言自语道。

他这一盘算,却是火更大了:原来他一翻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甚至差点就回不来了,所换来的报酬只是一个不知道什么什么鬼用的假死术!

装死,有谁不会?这玩意还用学?而且还是费了这大的学费代价换来的?看来的狗屁的系统玩意并不是什么机缘,而是故意来玩自己,折腾自己的!

叶高飞心中怒想道。对着脑海中的超级许愿穿越系统用尽了他能想象到的恶毒语汇骂道,然而他都骂得词穷了,也没得到对方一丁半点的反应。

好吧,叶高飞开始觉得自己像是个傻比,居然对着没有任何感情的东西用了如此多的激动情绪。

怒累之下,他觉得全身的力气精力都被掏空了,很想找个地方睡觉。然而他却是再不想去那椅子上趴着睡了,正好离床最近,于是不管不顾,将床上的佳人用力地往里挤了挤,便在其旁边躺下了。很快他便沉沉睡着了。

床是单人床,要睡下两个人,两人自然只能紧紧地挤着了。而且会很不熟悉。为了睡得更舒服些,熟睡中的两人本能地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展开
《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全部章节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